唐小宇半懂不懂地消化着那两句话中的讯息,回神时,阁楼内只剩他和陵光在双双发呆。他还没搞明白那些超乎他常识的内容,独处时便莫名变得有几分拘谨,两人互相假装对方不存在,在诡异的气氛中艰难度时。

  不过,刘牧星保留了最重要的一项:他可以随时收回居住区,而无需给霍伊楠准备搬家的时间,租金则按实际居住的天数收取。

  两条路都行不通,再突破下限,他就得去问鬼了。根据以往小说和电影中的经验,向鬼求助下场普遍很惨,不到万不得已,他还是不想走这步。

  当敬到王东方这桌时,好基友表达完祝福后,趁刘牧星两口子跟别人说话,他笑着问七七:“七七,今天你爸跟你妈结婚,你是什么心情呀?”

  “院、院长!”唐小宇惊恐地转过头去。心里猜测是一回事,亲眼看到是另一回事。这神迹足以证明眼前之人千真万确不是凡人!

  唐小宇猛然想起自己刚才那半手鲜血,手速飞快地扯过陵光,要掀他背后的衣服。陵光阻了两下,被咸猪手揪住,毛毛躁躁一通乱摸,脸上顿时染了绯红。

  仿佛是要印证孩子们的话,伴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咯声,高达十八米、英明神武的陵光神君石像上凭空出现了一条蜿蜒的黑色裂缝,转瞬间,就朝各个方向扩散出无数细小分支。

  正跟神君耍犟对视的唐小宇被这声叫吸引去注意力,惊而转头,脱口而出:“哇噻,这是什么鸡?”

  陵光:“不吃。”

  围观众人看到这个景象,哪里不明白其中的缘由,纷纷窃窃私语。

  神君!

  “啊哈哈,是啦是啦。”唐小宇打着哈哈,把文雅帅哥和正气傻男推进卧室,还不忘关上房门,隔绝偷窥。

  重明闭上嘴,放下咖啡,欲发动车子,却又停了手,怒道:“我真的很气!我那么好看!我不就偶尔掉个毛么!我都愿意当他的替身了你还敢嫌弃!”

  红色小点扩大成人影,他紧急放慢脚步,蹑手蹑脚地躲着观望了片刻,见对方如石像般呆立着,纹丝不动,只好主动上前。

  陵光专心疾走,丝毫不理他。

  桑柯南的话有了效果,在场众人窃窃私语,很多人看向刘牧星的眼神都发生些许变化。

  “他就要死了啊!”唐小宇露出个难以置信的表情:“有人死在你面前,你如果有能力,难道不救吗?”

  “美臀?”在这种仿佛被所有人抛弃的时刻,来只鸟安慰都是好的。唐小宇抬手抚了抚它的喙,又帮它捋顺几根毛。

  监兵把陵光的手拨弄开,转而又开始抱怨:“就知道可劲儿欺负我家弟弟,给不了你凭啥硬留他,什么狗屁烂事都让他给你善后,你算个……唔唔唔!”

  陵光:“不吃。”

  他的心里激动万分。

  说着,他拖拉软垫往前蹦,似是想趁机接近。陵光目光锐利地把他瞪回原位,拂袖道:“我已处理。”

  好不容易把溺爱动物的娘亲哄去睡觉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溺爱动物二号选手郁兰摸黑偷偷来窜门,先轻搔两下鸟冠,然后才捞起翅膀验伤。一看之下仿若见鬼,在屋顶天台上还流血的翅膀根部已然痊愈,只剩些微血渍粘在羽毛上,赤红交叠,看不太清。

  人类热闹的聚众活动,自然少不得饮食小吃。他们很快就找到美食一条街,在热气腾腾的白雾中穿梭,手中捧起香肠豆糕炸丸子,还要端杯热腾腾的红豆麻薯汤,吃喝随心,别提多潇洒。

  ☆、第 23 章

  他决定从根源入手,问道:“那咒蛇是什么东西?起什么作用?”

  唐小宇好歹是个学历史的,志怪小说也看过许多,循着读音和相处中的种种线索想了好久,终于找出谢智兄弟的真身:“獬豸?!”

  “你别走。”唐小宇这回想好了说辞,如同狗皮膏药般扒拉住陵光不放:“刚才有人想杀我,我害怕。”

  事实上,在刘牧星决定离开后,他们心里也松了一口气——因为经历了星球战争,母星上有很多人死亡或叛逃,这里面空出来大量的利益。这些利益就像一块蛋糕,如果刘神使留在这里,绝对有资格分享蛋糕,其他人所分的必然会减少。

  一阵长久的沉默,那头终于施舍般给了四个字:“酒的缘故。”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c-mgnet.com

本站漂亮爸爸全集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